是指片子的故事场景设置在非白色人种地域时

2017-04-23 12:57

虽然张的所有非基于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都有些许空泛的趋势,但这次的锅背得确切够惨。《长城》的故事框架来自Max Brooks,Edward Zwick,和Marshal Herskovitz。剧本改编由Carlo Bernard,Doug Miro和Tony Gilroy协作实现。其中Tony Gilroy是《谍影重重》系列编剧之一,而据称张艺谋想要修正任何剧本内容都要打讲演申请。但简直很少有评论家提及这个事实:《长城》这故事基本就是美国人捣鼓出来的。

四平八稳不出岔子地讲完一个故事,是一部电影的本分。演员、台词、拍摄手段都应该为这个故事服务。大部门影评人对张艺谋是比拟认可的,他们否认张艺谋的艺术蠢才,尤其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揭幕式令不少美国人印象深入。但在故事本身气虚体弱的情形下,强行灌下刺激视神经的猛药,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主次倒置的不快感。所以只管电影的画面设计,颜色处置,拍摄伎俩都极其震动,这也成了被批评的一个部分。影片花了过多的画面讲述如何备战,所以战斗场面上的着墨漫长轻易让人开小差。这样的视觉冲击足够强盛绵长,但也不免令人疲乏。这同样是故事的衰弱所造成的短板。

演员表示难如人意

“饕餮”的来历和其所代表的涵义对批评家观影者来说,又是一个含混的概念,更不必提击败饕餮的象征意义了。以电影终场15分钟就所有停当筹备杀饕餮的进度,具体分析饕餮的前世今生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多篇评论中写Tao Tei的有,写Tei Tao的有,写Tao Tie的也有,足见一时光要让美国观众在电影里接收新常识不是件简略的事。还有执着而充斥怀疑的批评家如Alonso Duralde发问,饕餮六十年进攻一次,是说这是他们第三次进攻吗?同时他厌弃饕餮长相没特点。这些疑难也算是好学的评论家独一能查究的了。

视觉手段应用大于故事情节

实际上,自《卧虎藏龙》以来,已经很少有中国传统背景的影片在美国引起如斯铺天盖地的探讨。这些批评的声音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这部大片何以遭受群嘲。》》》推举浏览:奥斯卡主持人调侃马特达蒙 张艺谋《长城》成黑历史?(图)

文化符号辨认不足

所以,不要问为什么马特·达蒙饰演的威廉作为原来要在影片中表演神气的个人主义豪杰的白人,要改变,要配合,要就义,要成为东方集体主义中的一员。这跟部署一众鲜肉吸引粉丝群体为电影买单一个情理,是要应用白色肤色吸引更多美国观众,利用马特·达蒙号令寰球市场。《长城》只想安心赚好各国电影市场的钞票,默默尽到作为一部奢华贸易片的天职,却也未能防止理解的错位、文明的抵触。

好比,有人说《长城》唯一的逻辑除了视觉后果,就是宣传,如无影禁军的彼此信任和无私奉献。另一些人则看图谈话,认为《长城》除了稍稍说些有关双边合作有利这样宣传式的蠢话外,剩下的重点就是大范围的挪动,簇拥的躯体——人和兽,数码制作或实在的——潮起潮落。“躯体被形象为更大的多少何外形,人被转化为集体的大型装潢物。这样的转化,像在被纳粹宣传手腕所采取,有了邪恶的含意,犹如《意志的成功》所显示的那样。”还有脑洞更大的人,把“great wall”与川普发布在墨西哥建墙的消息结合起来联想,倡议总统应该进电影院看看中国人如何修墙抵抗外敌。

“洗白片”的标签化

电影上映前美国对于《长城》的最大新闻点莫过于《长城》是一部“洗白片”(whitewashing movie)。所谓洗白,是指电影的故事场景设置在非白色人种地域时,仍然采用白人演员出演本该由当地人出演的角色。如2010年的《波斯之王:时之刃》,预计2017年上映的《攻壳灵活队》。洗掉本人的白色肤色出演,洗不掉的是白色肤色的自卑感。利用肤色来取悦观众,这样的批评也鞭挞到《长城》身上。张艺谋不得不露面专门解释马特·达蒙的角色设计打根儿上起就是白人,不存在用白人扮演中国人一说。

对一些人来说肤浅简单,对另一些人却有刺激危险设想的能量。看惯了好莱坞的中国观众,对洋洋洒洒的西方普世价值可能早已不太有感觉,对国师人隐士海的澎湃气概也泰然处之,未曾想美国人阶层奋斗的这根弦却没怎么放松。这可能与美国主流媒体对中国长期非正面报道有关,与对文化的生疏水平有关,这些都是影响对电影的友爱程度和接收度的重要因素。

《长城》海报 

《长城》在美国的宣传几乎是铺天盖地的,纽约地铁、公交车上随处可见宣传海报,但几乎所有海报上,主角都是马特·达蒙。可见他对该片承当了相称大的票房号召力。许多观众毋庸置疑都是冲着马特·达蒙买票进影院的。媒体对演员的评价天然都集中在他身上,不少评论认为他的表演相当不尽如人意。

长城所代表的泱泱中华文化的意志和传承,对华人不问可知。保家卫国这件事件和长城之间的意义联结是懂得电影的必要知识背景,然而对于试图理解这种气氛的美国观影者来说,电影显然没有做充分的铺垫或者阐明。让美国人对长城有任何的感情寄托那必定是天方夜谭。把长城这样的意象放到一个连民族国度都难以称得上的美国,可能引起无感,迷惑,甚至敌意。敌意这件事咱们放到后文接着说。

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月19日晚,《长城》的全球票房为2.6亿美元,北美票房仅为1800万美元。作为万达团体入主传奇影业后第一部中美合作、史上投资最巨的大片,目前看来成就并不幻想——尤其斟酌到北美市场是《长城》的重要目的市场之一。

人物和剧情建设单薄

在种族主义教导深刻到头发丝儿的美国,想拍部政治准确的电影,必需经得起各方测验。但终极,《长城》仍被不少人以为有宣扬象征。故事背地一定会有故事,电影的气韵一定有它身后的哲学泥土,像李安的电影被认为在道家范围内自成一体。然而对于《长城》这个既不深厚也不奇妙的故事,敏感多情的批评家们居然也能够找到它当面的深意,并加以施展,也是让人呵呵了。

大多数评论认为电影里的人物形象薄弱得像纸一样,两个本来要偷炸药的雇佣兵被抓了,被感召了,参加了打饕餮的雄师,而后几乎就没剩下什么情节了。很多细节根本缺少军事逻辑,比如花了六十年想出的打怪兽方式略显笨拙——把自己拴到一条绳上扔下去。总之《长城》的故事自身有很大的缺点,设计平淡,逻辑不通,人物破不起来,细节交代不明白,这些是被多数影评人诟病的处所。

《长城》不是展露异域和他者风情的艺术片,不是动作和风趣套路联合的工夫片,它试图做成一部以中国姿势争夺普世欢送的商业大片。这样的大片虽然没有胜利对消各种敌意,但在强化本国文化符号,定义更多元普世价值方面,有其踊跃的一面。

作为张艺谋的好莱坞大片,作为象征意思跟资本实力的聚集体,一路吸引着美国各大主流和非主流媒体的关注。固然大局部媒体的专业影评人给的评估不高,上映之初对该片各种冷言冷语,然而上映后真正走入影院的一般大众也有不少人给予了相称正面的赞赏。从IMDb网站看,基于16024位用户的评分为6.3分(满分10分),这个评分并不算特殊蹩脚。

文化符号是《长城》必行的一着棋,只是比拟于日本文化在美国民众风行文化中一些已经固化的形象,如易逝的樱花,坚韧的武士道,禅意的茶道等,中华文化在美国文化中得以正面阐释并被社会所认同的形象还很少,对《长城》的接受造成难度的一方面起因在此。显然除了检查文化影响力不够之外,我们也可以说,究竟中华文明的博大高深。

当然,在看似众口一词的批驳里,也有影评人在不知疲倦发掘这部电影的闪光点。比方,《长城》有时感到上是把西部片好汉放到了汹涌澎湃的大制造动作片里。但西部片里惧怕涉及的忘我的群体主义,在《长城》中光明磊落地作为古代中国的文明标志展示出来。马特·达蒙饰演的威廉被无私贡献的精力力所感召,浪子回首,是一个主要主题。不少普通观众表现3D看得很爽,故事棒呆。忍耐不了过多差评的观众甚至说,对这么部好片子,你们应当像里面演员说的那样,去“信赖”!

不外对《长城》魔幻游戏般的大局面,不少普通观众评论,搭配爆米花无脑地看看场景,也着实挺不错。

其中,对于台词的不适感,是良多评论家共有的感想。他们埋怨台词听上去像是从普通话翻译过来的,不生活力息,过于不接地气。说到台词,马特·达蒙时而苏格兰,时而英式,时而爱尔兰式的发音也被众多影评人笑话。语音的前后不一致确实十分影响观影感触,这个真称不上抉剔,虽然这一点可能中国观众并不会太在意。

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